重庆晶潼电子有限公司 > 互联网 > 纨绔子弟下载老罗“敲锣” 股民“打鼓”

互联网


纨绔子弟下载老罗“敲锣” 股民“打鼓”

时间:2019-10-21 05:37

划重点

根据北京证监局10月15日晚公布的信息,纨绔子弟下载罗辑思维选择在科创板上市,中金公司担任辅导机构,如果顺利,罗辑思维将在新年前后完成上市。

罗辑思维被大众打上的标签,是知识付费,主打知识服务的自媒体品牌,而科创板主打的是硬核科技公司。罗辑思维上市科创板,可能源于模式新颖。

2016年是通常认为的知识付费元年,而罗辑思维和得到App均早于这一时间点出现,成功收割了第一批知识付费潜在用户,但随之而来的信任危机也随之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。

他是那个自诩百万中国女性清晨第一个听到的“男性声音”,他是带着粉丝种茶山、去毛里求斯旅游的“带头大哥”,他也是劝体制内从业者尽快转型下海实现自身价值的“创业大师”,他给所有人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“投资什么都不如投资自己”……没错,他是懂经济、懂政治、有文化、有口才的“知识网红”罗振宇。

最近,他创建的公司传出要在科创板IPO,根据北京证监局10月15日晚公布的信息,罗辑思维选择在科创板上市,中金公司担任辅导机构,如果顺利,罗辑思维将在新年前后完成上市。

IPO主体是由罗振宇创办的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旗下的品牌项目包括罗辑思维、得到App等。

Wind数据显示,思维造物的实控人正是持股30.35%的罗振宇。目前思维造物正处于辅导期第一阶段(2019年9月-10月)。

这意味着,老罗新年要去“敲锣”了!股民们心里开始“打鼓”了!

知识付费=科创?

企查查显示,在科创板上市辅导基本情况表披露的前一天,罗辑思维的公司思维造物更新了经营范围,新增出版物批发业务。然而,这家申请科创板的公司,其业务并不“科创”。和科创概念擦边的,或许只有软件开发、数据处理、计算机系统服务等。

要知道,罗辑思维被大众打上的标签,是知识付费,主打知识服务的自媒体品牌。

亿欧智库高级分析师薄纯敏有着疑惑:“我感觉(思维造物)并不符合科创板的行业要求。”

是的,科创板主打的是硬核科技公司。根据《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上市推荐指引》,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、高端装备领域、新材料领域、新能源领域、节能环保领域和生物医药领域等6大领域的科创企业申报科创板,应被保荐机构重点推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思维造物的辅导券商为中金公司。这个有国家队背景的机构是目前保荐了20家企业冲击科创板,是保荐企业最多的一家券商。目前中金公司保荐的企业还未出现上市中止或终止的情况。

不过,gemma merna新湖资本总裁助理郭剑给出了这样一种解释:“上市科创板,可能是模式新颖吧。”

目前科创板扩容的迹象已愈加明显。目前,有165家企业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,其中有34家已挂牌。另据普华永道曾预计,今年年内科创板上市公司将有望达到100家。

“数量基本上已经到了历史高峰。”郭剑表示。在科创板扩容的同时,泛科创概念的思维造物入场,多了一份创新之下“允许试验”的味道。

而从财务方面看,科创板有5套上市标准(如下图),思维造物是否满足上市标准呢?

图片来源:广证恒生

天眼查数据显示,2017年9月25日,思维造物完成D轮融资,估值为80亿元人民币,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、翱立投资上海凡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、真成投资、华盖资本、腾讯投资、英雄互娱和华兴资本等。

如果按照一份2017年曝光的投资文件的营收数据,罗辑思维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第一季度,该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.59亿元、2.89亿元和1.51亿元;净利润为1860万元、4462万元和3805万元。可见,罗辑思维2016年度的财务数据符合第一条上市标准。

不过,2016年是知识付费的元年,是爆发的起点。目前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如何,我们仍待在IPO申报稿一窥。

此外,《IT时报》记者在全景互动平台上发现,从2014年起,罗辑思维是中信出版的产品分发渠道之一。中信出版招股说明书显示,2016年度和2017年度,罗辑思维成为中信出版线上渠道的第四大和第五大客户,相继贡献了3313.28万元(占销售总额3.39%)和2124.39万元(占销售总额1.67%)的销售额。

只是到了2018年,罗辑思维跌出了中信出版的线上渠道前五大客户榜单。

书卖不动了,如何盈利?这或许是狂奔、冲刺欲望之下的冷静思考。

IPO的消息引爆舆论对知识付费的讨论,但这家企业相关方的股价表现,却颇为平淡。中信出版全天涨幅为2.03%,英雄互娱跌幅为1.01%。

罗振宇的网红之路

罗振宇是媒体人出身,大学毕业后曾担任央视制片人,这让他有机会结识了石述思、许知远等文化名人,这对其日后的发展也许起到了不小的帮助。

当时的罗振宇发现,没有于丹和易中天的《百家讲坛》已无人问津;没有了崔永元的《实话实说》收视率一蹶不振。所以他决定,无论如何,“一定要把我这张胖脸露出去”。

罗振宇2008年因故离开央视,其后短暂转战《第一财经》,这让他有了“露脸”的机会,校园卧底国语成为人物访谈节目《中国经营者》的主持人,相比其他主持人,颜值不占优的罗振宇反而表现得颇为显眼。一位沪上媒体总编在罗辑思维逐渐火起来之后曾说:“我记得他,看过他的节目,他很厉害,我看好他!”

2012年底,“罗辑思维”开张,在微信端,每天雷打不动60秒语音,刮起一股旋风;在优酷等视频网站上,他每周和大家见面一次,带领网友推导形势,分析时局,回望历史,掐指未来,讲个非共识、小趋势,玩个信用飞轮……此时的罗振宇风生水起,收获粉丝无数,罗振宇正式成了腕儿。

2014、2015年,可算是罗振宇事业的又一分水岭。这个中年男性知识网红正式注册思维造物,并开始频繁参与各种商业运作,开启了自己的“大生意”模式。2015年11月,罗振宇和罗辑思维团队推出了得到App,涉及领域涵盖商业、方法技能、互联网、创业、心理学、文化、职场等极为广泛的知识领域。

今天,你再打开得到App,将很难再看到罗振宇那张熟悉的胖脸。取而代之的,也许是已经大红大紫的《李翔知识内参》《薛兆丰的知识学课》,或是万维钢、宁向东、吴军、武志红、熊逸等大咖知识付费课程。

2017年3月8日,罗振宇正式宣布《罗辑思维》节目从视频的形式改为音频,更新频率也从周播变更为日播,并只在得到App播出,不再全平台分发。罗振宇不会不知道这是一把双刃剑,只不过他认为时机已到。

彼时的罗振宇已经顺利完成了自己的第二次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演讲,在几个大卫视台不待见他之后,他与深圳卫视合作,并在2016年12月31日于深圳卫视上星直播,并拿下当天的收视率冠军。

2017年8月,罗振宇又推出了中小学学习辅导应用“少年得到”,主要为7-15岁的青少年提供定制化服务,罗振宇的老朋友前央视著名记者主持人、现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加盟并出任董事长。

2019年5月26日是得到App的三岁生日,罗振宇骄傲地说:“我们这家公司和三年前已经迥然不同。”他特别强调,如今得到已经不再是一家“文科生”公司了,产品和技术团队逐渐壮大。也许,那时的罗振宇已经瞄准了科创板。

得到公布的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里,得到的用户数量从2000万增长到2980万;知识产品,从71增长到131个;听书产品从1284个增长到1943个。

显然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知道,存量用户只是一个“舒服区”,随着IPO新闻的爆出,得到的营收和活跃用户数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。

App数据来看,MAU变化趋势相当平缓,不见起色。易观千帆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0月16日,得到App的最新MAU(月活数据)仅为155.8万,相比之下,今年1月,得到MAU为182万,4月为176万,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。

目前得到的月活用户数量为155.8万,日活用户为18.4万。相对于最新公布的2980万用户量,其活跃用户量堪忧。

一份在2017年曝光的投资文件显示,营收数据,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Q1,罗辑思维即思维造物的营收分别为1.59亿元、2.89亿元和1.51亿元;净利润为1860万元、4462万元和3805万元,对应净利率为11.7%、15.5%、25.2%。尽管罗振宇在第一时间否认了上述信息,单从科创板上市的角度来看,上述数据显然还不赖。

流量明星薛之谦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,“人红不红不要紧,但歌一定要红。”

虽然罗振宇近年来一直谨慎的处理自己和公司之间的关系,但罗振宇的个人品牌价值与思维造物之间的关联性一直耐人寻味。

从2013年至今的百度指数来看,蓝色的是“罗振宇”,每年跨年演讲都成为其数据的高峰期,流量峰值堪比双十一;绿色的则代表“罗辑思维”,有趣的是,罗辑思维品牌的百度指数在2016年之后开始逐渐下跌,并在2018年后跌至谷底;令人颇感意外的是,黄色线条代表的“吴晓波”,指数似乎低于罗振宇。将其与吴晓波频道折戟A股的新闻联系在一起,不免令人一声唏嘘。

售卖情怀与焦虑

《2019中国知识服务重要产业趋势报告》显示,在知识付费的用户群体中,有41%的人对目前的产品表示满意,并且会再购,但有57%的人认为一般,2%的人不满意。满意度不足一半,复购率让人担忧。

阿里巴巴淘宝大学培训学院副院长、新商业学院院长刘国峰表示,当下,知识付费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触达消费者的刚需,没有解决用户的焦虑。这很讽刺,在许多人的看来,罗振宇们售卖的不就是焦虑和情怀吗。

2016年是通常认为的知识付费元年,而罗辑思维和得到App均早于这一时间点出现,成功收割了第一批知识付费潜在用户,但随之而来的信任危机也随之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。

让网民和股民印象最深的就是,罗振宇对乐视和暴风的态度,“我建议大家要观察、结缘,学会做PPT,新物种就这样到来了,我们要学会接受它的存在。”罗振宇的话似乎成为了难以抹去的“污点”,时至今日,人们还在对罗胖当年的说辞忿忿不平。

如今,乐视的贾跃亭和暴风的冯鑫,一个跑去了美国,一个被送进了监狱,剩下的只有一地鸡毛。

“作为一个财经圈的大咖,乐视和暴风的股民认为,他至少应该看到风险。”一位资深科技媒体人表示,自己曾经算是罗振宇的忠实拥趸,但听过上百期节目后,他发现了一个特点。“他聊王阳明、曾国藩、美国经济史、战争史我都听得津津有味,但每每聊到科技互联网行业,我总是会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,以至于开始怀疑老罗的专业性。”

在这个世界上,有样东西叫“人设”。在这方面,罗振宇至少应该拉起警钟,他如今早就成了业界有名的“毒奶”。

罗振宇曾为红网煎饼“黄太吉”站台,表示黄太吉的出现,“意味着过去我们这个商业世界所有的观察角度全错。”如今,互联网煎饼店已经烧光了融资,公司还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。罗振宇坚定看好罗永浩造手机,他认为罗永浩“是一个有势能的人”。

2016年3月,罗振宇投资了迅速蹿红的papi酱,没想到的是,当年11月就被爆出撤资,而且是在8月份就已经撤资完成。后来papi酱在回应这件事的时候表示,“不光是钱撤了,所有的项目都撤了。”

2018年度跨年演讲中,罗振宇又奶了一口戴威,表示:“你知道戴威今年多大吗?1991年出生,27岁,多年轻。按照百岁人生这个坐标,他至少还有 70 多年,甚至更多的时间。70多年,后面还会发生多少种可能?人生还有多少种变化?不管今天戴威负债多少,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。”

显然,没人觉得戴威完了,大家眼中完了的是小黄车ofo,以及自己的租金。当然,这些都是被戴威玩没的。

如果把自己的嘴当成风险投资,罗振宇显然不是一个成功的投资人。对罗振宇最严厉的批评可能是——“知识服务”是to C的,服务的是广大受众和千万得到用户;而不是to B,请放下你的那些所谓的商业伙伴,来点真格的。

“只有坚持长期主义,才能做时间的朋友”;“了解事实的真相”;“以前,变化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;现在,变化可能成了生活本身。”当这些罗振宇的金句还在耳边回响时,罗振宇和得到首要回答和挽回的问题是——信任、真诚和结果。

【本文首发腾讯科技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】

作者/孙鹏飞 王昕

编辑/挨踢妹

图片/网络

来源/《IT时报》公众号vittimes